比如小菜园和跑马山:就是殡仪馆和火化场所在

来源:未知日期:2019-06-06 浏览:

  抛开一些封建迷信和以讹传讹的传说,中元节其实远没有那么可怕,而是一个寄托哀思、怀念故人、祭祀先祖的节日。

  中华文明讲究“事死如生”,就是把已经故去的亲人当做还活着一样事奉,这样来看,实际上这个节日本来是一个不怕鬼,主动接近神灵的节日,不知为何被扭曲到人人害怕的程度。

  云南作为一个美丽而又神秘的地方,向来是各种风俗和文化共生交融的地方,传统的中元节,在云南也有着不同的过法,当然也就演绎出各种各样的传说和故事。

  而另有人却偏偏认为,要会会先祖们的神灵,所以才要在中元节这天去这些经常“闹鬼”的地方……

 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给了盐津一处锁滇扼蜀的雄关天堑,自古以来就是中原进入云南的交通要道。因其对岸壁立千仞的石岩,被关河一劈为二,形成一道巨大的石门,锁住了古代滇川要道,故又称石门关。与五尺道同样可以称奇的,还有悬挂于石门关对面大山石缝中的僰人棺木。

  这些棺木是如何抬到大山上去的,为何要抬到这里?棺材里睡的是些什么人?他们的后人去了哪里?……这些都没有答案。

  实际上,在古代交通不便、治安混乱时期,不要说中元节,什么时候走石门关都会让人提心吊胆,只是到了这一天,人的心里可能会更发毛。

  万家坝古墓群位于楚雄市城南3公里的青龙河畔,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古墓遗址,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了。云南省文物工作队在1975年5月试掘,发掘面积3000平方米,共发掘古墓79座,均为竖穴土坑墓。万家坝型铜鼓经碳测定,距今已二千六百年左右,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的最早的铜鼓。

  这个地方不敢去,主要是因为地处荒野。若说是老坟墓会有鬼、吓人,那就太扯了,中华文明几千年,我们脚下的每一寸地方都有可能是古人睡觉的地方,你怕得过来吗?

  楚雄元谋人遗址位于该县城东南面108国道旁。元谋人的生存年代距今170万年,在对元谋人遗址的考察中,除了不断发现元谋人骨化石外,还出土了元谋人制造和使用的各种骨器、石器工具,以及云南马、剑齿虎、剑齿象等多种动物化石。

  交通:车站坐车到元谋土林的车子,很便宜。需要注意的是到土林,下午4点以后就没有车从土林回到县城了。(还可以坐物茂车到物茂乡的终点站,下车后有三轮摩托拉你到土林,参考价15元/人,特别注意要留下司机的号码,防止下午4点以后没有车从土林回来。)

  一千多年前,大理地区曾有过两个在中国历史上显赫一时的地方王朝,南诏国和大理国。这也是迄今为止,中国历史上唯一没有发现王陵所在的古王朝。有人猜测,大理崇圣寺三塔建盖在土基之上,却能屹立千前年不倒,这本身就是一个谜,或许三塔内部某处隐藏着这一个不为人知的地宫,这地宫内藏着所有失踪的陵墓。或许地宫只是一个空城,但隐藏着所有通往陵墓的机关暗道,这些暗道抑或通往洱海之底,抑或通往苍山深腑。

  塔和寺庙,本来就用来镇邪、召灵的,所以每年中元节,人们自然要避开这些地方,让鬼神们自得其乐吧?

  江湖传说多年,楚雄双柏县窝家彝族乡的鬼节习俗是:摸奶!每逢到了这几天,双柏,还有邻近的新平,思茅的景东等地的人,特别是青年男女都蜂涌而至到小镇赶节。哀牢山中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,隋朝年间,连年征战,许多少年男子连女人都没碰过就战死沙场,枉死的亡魂在故乡四处游荡,如果得不到祭祀,他们不散的怨气将给彝家带来灾难和悲剧。这几天是祭祀亡魂的时候,人们希望通过祭祀来唤醒他们生前的情感记忆,化解他们的怨气。他们享受了祭祀,便不会再危害乡邻。

  但是据我们多方求证,没有找到这样的习俗——好失望吧?失望就对了,色字头上一把刀,太好色者离见鬼也就不远了。

  据说,陆良的战马坡是世界上闹鬼时间最长的地方。它位于云南省陆良县彩色沙林管理区,在那里有一长约40米,宽不到一米的战马坡。

  陆良县是云南古代少数民族首领孟获的故乡,据《三国演义》记载,孟获曾与诸葛亮发生七次大的军事战争,其中一次就在这个战马坡。双方在战马坡交战时,电闪雷鸣,战马嘶鸣、兵器相击等声音混合在一起。这次战争已经过去1800多年,但是当出现电闪雷鸣的天气时,战马坡就会听见战马嘶鸣、刀铁相击、叮叮当当的声音。当你夜间身入其境,听见声音而又见不到人马刀影时,会让你毛骨悚然。就算是白天听不到声音时,牛马等牲畜到此也会受惊吓不敢走进战马坡,由此,老百姓又改叫战马坡为惊马槽。由于惊马槽有如此怪异的现象,当地祖祖辈辈的老百姓便认为此怪异现象是阴阴兵借道或阴兵交战。

  央视的探秘频道曾对此处专门做过一期节目,揭开了战马坡的神秘原因,不是闹鬼,具体原因是什么——自己去看吧。

  玉溪澄江、江川、晋宁一带是古滇国的中心地带,在石寨山、李家山等地发掘的墓葬,尤其是滇王之印等大量反映古滇国社会面貌的珍贵文物的出土,让这个消失的王国逐渐展现在世人面前,古滇国的财富及其曾经达到过的辉煌文明令人惊叹。古滇国的古墓群,以晋宁石寨山古墓群最具代表性。石寨山古墓群经过5次大规模考古发掘,共清理了87座战国末期至西汉墓葬,出土文物几千件,种类多样。李家山位于江川县龙街镇温泉村,是云南境内目前发现的仅次于石寨山的另一处古滇国墓葬遗址,文化特征与石寨山极为相似。

  这一带经常传出闹鬼故事的地方还有很多,盘龙寺、梁王山……其中抚仙湖的鬼怪更是神乎其神。

  神秘的抚仙湖是中国最深的淡水湖之一,有潜水员在湖底发现大量的人工建筑遗迹,遗迹的规模之大令人称奇。

  抚仙湖九大千古之谜:海马出没、水下活人、湖中大鱼、桑田沧海、航空禁区、夜见光环、水底建筑、孤山鲛宫、怪石界鱼……其实澄江、抚仙湖一带地处地震活跃带上,古时就有传说,西汉时期的俞元城就在这里,后来可能因为地震,整座俞元城掉进了抚仙湖……

  抚仙湖水深莫测,每年夏天都会有人在此玩水时出险,不少人溺水,不是鬼神作怪,应该是人在作。

  霍氏墓壁画,原墓位于距昭通市约20里的后海子中寨,是三国两晋时期的重要墓葬之一。墓主人霍承嗣是霍峻、霍弋的后裔,是楚国枝江人,楚文化有“招魂”风俗,所以在此墓壁画中多有展示。

  从艺术水平角度来看,此墓葬并不算多高,但是最有价值的是室内四壁绘满题材丰富的壁画,给现代人展示了当年此地的生活场景。比如,其中有墓主人、侍从、家丁、部曲、金童玉女等人物形象,有天、地、日、月、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鹿、三足鸟和人面虎身兽等,还有留着“天菩萨”髻、披毡赤足的少数民族,与今天大、小凉山彝族的服饰一样。

  陵墓,很多游客即使不在中元节这天,也不会轻易去探究,阴气重嘛,心理上总是有所排斥。

  除了这些让人“闻风丧胆”的地方,有好事者还总结了昆明的多少多少地方是经常闹鬼、经常吃人的地方。

  比如小菜园和跑马山:就是殡仪馆和火化场所在的地方,甚至还有人煞有其事地考证出小菜场这一片的风水有多“煞”;

  ……更有什么沙朗巷、西安马路、吹萧巷、豆腐营和高海路,牵强附会之处就更离谱了。

  世上原无鬼,正常人也不想变成鬼——好不容易熬了一辈子,谁不想歇歇?继续做鬼多累嘛——因为坏人做恶太多,导致冤魂集聚,所以才有“鬼”这一说。

  这里一共收集了超过2000多种植物物种,其中不乏珍稀保护树种,境内拥有专类园区数十个,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